襄阳城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楼主: 天马流星

我和一个偷吃禁果的女孩子的故事[经典原创故事转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5-12-15 21:0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大步走到小雨坐的地方。
“小雨……”看到小雨这样的情景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只能这样问。
“哥……”小雨抬起头,看到我,泣不成声,而我只看到小雨满是眼泪,红肿的眼睛。
“没事了,别怕,我来了。”随后我转向旁边的工作人员,“请你帮我准备一间房间好么?标准间。”
当我把车子停好的时候,工作人员已经帮我搬好了相关手续,在前台等着我签字,而小雨则一直坐在那里轻声抽泣。
香湖的房间并不豪华,但是非常干净。看着房间里白色的床单,让我想到了今天白天医院病房里面的白色床单。此时小雨不哭了,见我发呆,她也不做声,默默的走到床头把手袋放在床上,然后坐下,接着沉默。
我坐到她对面,开了点窗,点了支烟。
“小雨,能告诉我怎么回事情么?”
小雨深吸了口气,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他,他不是好人,他根本不考虑我。他是畜生!”
畜生?!从小雨的口中说出这样的字眼我很惊讶,但是我相信锋,那个黄头发的小子一定做了什么让小雨不可原谅的事情。所以我不说话,静静的听小雨继续说下去。

“哥,他是有钱的,本来下午我是让他把钱还给你的。我和他说就算是我问他借的,我下个月还他。但是……但是他说要交房租……我……”
“那你今天手术的钱……”我不相信锋愿意给小雨500块钱让她做手术。
“我这个月的生活费有400,问他要了100。”
“难道你不知道手术的费用可能500不够?”
“可是我只有这么多,我不敢和家里说,也不敢问同学借。以前听说500够了……”
“唉……小雨,如果今天你一个人,我真不知道你该怎么办。”可怜的小雨难道真的就要做局部麻醉的流产手术?我不敢想像身体单薄的小雨是否能承受这样的痛,但是我相信现在小雨承受的精神上的同并不亚于肉体上的痛,“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和他说了今天的事情,没想到,没想到他会向我发脾气。他说有什么事情我可以给他电话,让我不要接受陌生人的施舍……”
“施舍?这个畜生!”我忍不住用小雨的话来骂那个黄头小子。
“后来总算好点,他自顾自上网,不理我。我在他床上睡了一会……”
“那你怎么会出来的呢?”
“因为……因为……呜~~~”小雨说到这里竟然大声的哭了出来。
我扶住她的双肩:“别哭,小雨,有什么事情你和我说,说出来就会好些。”
可是小雨还是一直哭,根本没有力气和勇气说下去。我突然发现女孩子哭也是很费力气,因为我已经感觉到小雨的衣服、头发上都是汗,只是不知道是热还是冷汗。
“小雨,要不这样,你先去洗个澡好么?你看你全身都是汗。”我看小雨在这样的情况也难以继续说下去,于是想让她缓和一下情绪。
“恩……”小雨点点头。
“记得水热一点……”我嘱咐她,但是我事后才知道刚流产的女孩子可能不能用水冲。

听小雨走进卫生间关上门,打开淋浴,传来水冲到浴缸的声音,我突然想起小雨的眼泪。对于小雨男朋友的做法我已经麻木了,这么好的女孩子为什么会去找这样不负责任的黄毛。那个叫锋的男孩子究竟对小雨做了什么。这些问题在我抽完第二支烟的时候还是没有找到答案。
我打开电视机,很多频道已经没有了,这时我才发现已经快一点了。浴室里的水声呈现明显的不规则,让我知道小雨并没有在浴室发呆,甚至晕倒。我点起了第三支烟,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啪~小雨关掉了吹风机的声音和卫生间开门的声音同时传入我的耳朵,小雨出来了。洗完澡的小雨确实能让人眼前一亮,用出水芙蓉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她看我就这么盯着她看,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下意识的拉了拉裹在身上的浴巾。这时候我才发现小雨就裹了条浴巾出来。
“那个……我前面出来太急了,没有带换洗的衣服,所以……哥,你别介意……”小雨脸红了。
“呵呵,恩,不错,果然精神许多。只要你不介意,我就不介意。”类似戏谑的话在这样的氛围里面说出来在我看来只是缓和一些气氛。
说着我走过去把空调的温度调高点,当我坐回原来的地方的时候,突然发现小雨的肩头有一块淤青,在床头灯下显得特别刺眼。
“小雨,这……”我指着那块淤青。
“他弄的,那时候很痛。”小雨埋下头,轻轻的说。
“他打你?”我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因为我极度看不惯男人打女人。
“今天他趁我睡觉的时候动我,我被他弄醒,他说他想和我那个……”我想小雨终于还是愿意把她后来的经历告诉我这个曾经帮助过她的哥哥,“其实平时我很迁就他,只要他想,我就会满足他。可是……可是我刚做好手术,不能这样。”
“他怎么可以这样,简直畜生!”我今天已经第二次骂那个黄毛是畜生了,“然后他就强行动你?”
“不是,第一次还好,我说不愿意他也就继续玩他的电脑,虽然这样,他还是发脾气了,嘴里骂骂咧咧……很难听。之后我也不敢睡觉,那时候我好后悔没有让你带我回学校,我宁愿回学校。”

 楼主| 发表于 2005-12-15 21:0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你这个淤青是怎么来的?”我相信黄毛还对她做过什么。
“后来,后来他……”小雨的眼睛又红了,但是显然她正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后来他突然扑到我身上,用力扯我的睡裙。我知道他要做什么,我知道他要强来,但是我不能,所以我反抗。我力气没他大,他开始胡来……”
“那你不会……”我皱着眉头。
“没有,我后来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用力踢了他肚子一脚,他痛的滚在地上,我拎了袋子随手扯了件衣服就逃出来了。”
“他没有追你?”我吁了口气。
“他也没追出来,只是冲着楼下骂……”小雨又把头低了下去。
“骂你什么?”我追问。
“婊 子……”说到这里,小雨又哭了。
“妈的,畜生,简直畜生。”我开始怒不可遏,忽的一下站起来,拳头捏的关节发出咯咯的声音,眼睛都快喷出火来。
小雨何时看到我这个样子,她不敢再说话,只在旁边呜呜的哭。我闭上眼睛想让自己的情绪尽快平静下来。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小雨已经把自己蒙在被子里面哭了。我拉开被子,看到的小雨好像一只受到极度惊吓的小鹿。我突然觉得我刚才的追问其实对她来说是非常残忍的。我蹲下来,捋开她额头的碎发,用纸巾帮她擦去眼泪。小雨这时候的眼睛已经非常肿了,而且布满血丝。
“小雨,别怕,都过去了,哥在这里陪你,别怕,好么?”看着这样的小雨,我发现我竟然眼眶热了,声音有少许哽咽。而小雨则没有表情的看着我,那中受伤的眼神让我受不了。

小雨显得是这样无助,我觉得只要是有良心的人都应帮助她。30分钟后小雨停止了抽泣,呼吸逐渐均匀。我想她是睡着了,是啊,她该睡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她这个年纪,这样的痛要她来承受实在太为难她了,她实在太累,太需要休息了。
我走进卫生间,关上门,拨通了总台的电话。
“你好,请问你们这里的洗衣房还开么?”
“抱歉先生,已经关了。”
“哦,好,谢谢。”
我从抽屉里那了个袋子,把小雨的衣服放进去,想到她没有换洗的衣服,我想我还是拿会去帮她洗掉。
看着小雨安静的睡着,我突然感觉很疲惫。我给小雨留了张字条:
小雨:
哥先走了,早上起来的时候打电话让服务员帮你把早饭送上来。你的衣服我拿走了,明天早上给你带过来。

回到家已经是2点多了,顺路给车子加了油。到家后把小雨的衣服扔进洗衣机便洗了澡。等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衣服已经洗好了。仔细想想没什么事情,于是疲惫的倒在床上,估计当头碰到枕头的时候我已经去见周公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8点了,算计着去公司可能要迟到,急忙拿起电话给总助打电话。
“喂喂,不好意思……”总裁助理是我大学时候的同学,我打电话过去的时候那小子居然是睡觉被吵醒的样子,“臭小子,你怎么也在睡觉,不怕你老爹敲你啊! ”
这里我看还是有必要交代一下我的工作上的一些关系。我打电话过去的同学是公司的总裁助理,公司的董事长是那小子的老爹,总裁是他亲叔叔。他有个有钱的老爹,所以毕业就是将来当老总的。毕业的时候他问我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干,我答应了。于是就和这兄弟一起在公司里开始工作。我们一开始都是在基层做,一年以后我成了投资部助理,他成了总裁助理,两年以后我成了投资部经理,他老头子和叔叔很喜欢我,所以公司给配了辆小车;而他,还在总裁助理,不过他的小车是沃尔沃,说来还是因为我开了枫叶斋老板的车后强力推荐他买的。
回来继续说。
“啊,上班!”对方的声音显得很惊讶,“你等等啊。”
3秒钟后……
“你想死啊,今天周末!”总助同学一付杀人的样子,“你要加班我老头子也不给你加班工资,我要睡觉了。好不容易……”
说着他挂断了电话,我才想起来今天是周末。

 楼主| 发表于 2005-12-15 21: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雨!我突然想到小雨,她应该还在香湖。脑袋还没有清醒,所以我尽力回忆昨天发生的那些事情。我泡了碗泡面,冲了个凉,然后解决了肚子,就去阳台看小雨的衣服。才4、5个小时,当然干不了,怎么办呢?我淡淡一笑,我想帮人帮到底,也就让我做一把冲动的事情吧。
凭着记忆,我开车来到小雨男朋友,也就是那黄毛小子租的地方。我敲门,没动静,再敲,还是没动静。想点根烟,才发现烟放车上了。
“开门开门!”我继续敲门,很用力的敲门。
“有病啊!”我听的出那是黄毛的声音。
咣堂~我朝门上就是一脚,门——开了。黄毛见我竟然把门踢开了,他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
“你,你,你想怎么样!!!”黄毛穿了条脏兮兮的内裤,瘦的都是骨头,不知道还以为是瘾君子。见到我这架势,说话有点哆嗦。
“妈的,软蛋!”我低骂,“我是来拿小雨的东西的。你,站一边。”
“操,你什么东西,还管这事儿!”黄毛缓过神来。
“怎么着,我不能管,我今天还就管了!”我起码比他大两个码,没道理怵他,“小雨哪些东西?!我今天全部带走。”
说着我就先去拿小雨的大箱子。

“操他妈刁!”黄毛竟猛然朝我挥拳头,冷不防脸颊上被刮到,火辣辣的。
我转身抓住他的上臂用力往上抬,他的身体只能被迫跟着上抬。接着我把他被抓的手用力往他身后甩,他的身体就前倾,接着我用膝盖重重的顶向他的胸口。
黄毛哎呀一声惨叫,跌落到床上,我听到床板噶啦断裂的声音。我顺势上去左手揪住他那嘬黄毛,没想到他一脚踹在我腿上,忍着疼我用力把他脑袋向后砸,然后一耳光扇在他右脸。啪~,当时下手挺重的,可楞没扇出血来,只是黄毛当场就抱头捂脸。
“小畜生,再动手老子打死你!”我冲着黄毛吼。黄毛还是在床上抱头。
我把小雨的箱子拎到阁楼外面,进来拿小雨的一个包,这些是昨天我看小雨从寝室里拎出来的东西。这时候黄毛已经坐在床脚,用恶毒的目光看着我,他的脸已经肿起来了。
“操!还有没有她的东西!”我瞪着黄毛低吼。
黄毛不做声。我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可能是小雨用的东西。走的时候看到桌子上的骆驼,拿出一根点起来,狠狠的抽了一口,味道还是这样呛。
“我告诉你小畜生,你再找小雨麻烦,老子打死你!”甩下话我就拿着东西走了。
刚跨出阁楼门,一个中年妇女抢了过来。

“你你你,不能走!”中年妇女哆嗦着拉住我手里的包,“这门你踢坏了……”
“哦,你是房东吧。呵呵,抱歉啊,刚才……”说着我掏出一张100,“刚才吵到你们了,这个你拿去,把门修下。”
房东接过钱楞在那里。“如果不够,你就问那小畜生要。不过房东,你把房子租给这样的畜生,呵呵,真是……”我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所以拎着东西就走了。
在去香湖的路上,我摸着我的脸颊,黄毛还真有点能耐,到现在我还疼,而且有点肿。但是刚才给黄毛的一顿好打真解气,值。
快9点半了,也不知道小雨有没有起来。到了香湖已经过了20分钟了,我招呼行李员帮我把小雨的箱子搬到大厅,走过前台的时候,前台小姐很惊讶的看着我的脸。
我索性不回避,上前问:“小姐,507房间的客人有没有叫过早餐?”
“没。”小姐一直盯着我肿起来的脸颊。
“好,谢谢。”我想小雨可能也是没有什么胃口,“麻烦你,帮我搬到5楼好么?”我招呼行李员。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小雨打来的。
“喂,哥,你……”
“哦,小雨啊,你起来了吧,我在楼下,马上上来,你开下……”还没说完,电梯里面就没有信号了。

 楼主| 发表于 2005-12-15 21: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来到五楼的时候小雨已经探出脑袋在门口张望了,我想到她就裹了个浴巾,不敢出来,加上刚刚狠抽了把黄毛,心情大好,所以不禁笑出声来。回头看旁边的行李员,正一脸诧异的看着我。
小雨看到我,和前台小姐一样,狠狠的盯着我的脸颊。
“哥,你……”
“进去再说。”我接过行李,“谢谢你啊。”
刚进去还没有坐下,小雨就拉着我的袖子。
“哥,刚才锋给我电话了,……”
“哦,小雨,能帮我倒杯水么?”我打断她,因为我实在感觉前面骆驼的味道难受。
小雨把水递给我:“锋说你去他那里拿我的东西,你骂他,结果他打了你……”
“哦,他是这样说的?”我忍住笑,痛苦的把水咽了下去,“他还说什么?”
“他说你活该,叫你以后小心点……”小雨一脸紧张,“哥,他打架很厉害的,你还真的被他打了啊。要不要紧啊?”
这下我再也忍不住了,一口水一下子喷了出来,然后狂笑。弄的小雨呆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好。
“哎呀,哎呀,哎呀!”突然我夸张的抱住脸。
小雨连忙说:“怎么了?哥,怎么了?”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然后我马上正襟危坐的样子,点了支烟,喝了口水,用很平缓的语气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打斗场面描绘的更加绘声绘色,添加了不少料子。看着小雨聚精会神的样子,我心里一阵欣慰,或许这次对小雨的伤害能在此刻慢慢消失。
说完后,小雨已经几经捧腹了。她走进卫生间,用热水搓了块毛巾递给我:“原来锋也是说说的,这么不经打。不过,哥,你也受伤了呢。”
我把毛巾捂在脸上:“偷袭,绝对的偷袭。日本打珍珠港还不是靠偷袭?”
“没事吧?哥”听小雨的语气似乎很内疚。
“没事。对了,你还没有吃早饭,你说吧,这里吃还是出去吃?”
“我不饿……”
“不行,饭还是要吃的,你不吃我还没吃呢,我们叫点东西吃,你啊,就算陪我吃,好么?”说实话,早上的泡面已经在刚才的打斗中全部消耗光了。

我们的早中饭就点了荷包蛋和炒面,以及一些水果,小雨则我给她多要了一个水煮蛋、牛奶。服务员说20分钟内送来。
“小雨,我帮你把东西拿来了,你看看有没有少什么?”我指着箱子和袋子问小雨。
“应该就这些了吧。哦,电脑……”
“电脑?那电脑是你的?”
“不是,是我和他一起买的……”
“我看很长时间了吧,都很破了,呵呵,没关系,有机会就要回来,没有也就算了。”虽然这么说,可是我还是很后悔没把电脑搬过来,“小雨,你去看看有没有少东西。恩~昨天你换下来的衣服我拿回去了,早上看了还没有干。”
“你……帮我洗了?”小雨脸一红,“这……”
“哈哈,我不会洗,但是我有洗衣机。”小雨脸红的样子很可爱,“你看下有没有少,少了我现在过去拿。”
在确认没有少东西后我们的饭来了。
吃饭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接下来小雨我该如何安置。小雨见我不做声:“哥,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伤口还疼啊?”
“哦,没。”我有点内疚,“我在想我刚才打了锋,你会不会怪我。”
“唉,锋,他自己的错。”
其实我刚才是想把心里真实想的意思告诉我,但是又怕我说了小雨会认为我要抛下她,而在这个时候抛下她实在太残忍了。
“哥,一会你能不能送我回学校啊?”小雨这么说反而让我更内疚,我不知道这样的内疚哪里来的,从常理角度,我已经非常帮助她了,但是这样的内疚还是不可抵挡的涌来。
“哦,好的,没问题。”
“谢谢哥!”小雨似乎没有察觉到我内心的想法。

 楼主| 发表于 2005-12-15 21: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吃饭后我们看了会电视,稍作休息,小雨便拿了衣服去卫生间换衣服。等小雨换好衣服出来,我一看便赞不绝口:“小雨,你这样穿很漂亮啊!”
我说的是实话。小雨把头发扎起来,感觉很清爽,休闲的短袖配牛仔裙,短袜和休闲鞋,让人感觉青春。而小雨我没有看到过她化妆,那素面朝天的自然更是我欣赏的一面。
“那我们走了?”我帮小雨拎起箱子,“看看有没有东西落下的?”
“恩,没。我们走吧,哥。”
我在酒店结了帐后就想开车转进旁边小雨的学校。还没到校门口的时候,我突然从反光镜里看到小雨捂着肚子,皱着眉头。我连忙问:“小雨,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肚子,肚子疼。”小雨的这个声音让我想到昨天她做好手术时候的样子。
“那……那我们赶紧去医院。”
“不……不用的。一会……会就好的。可能……刚才……吃坏了。”小雨说话几乎都用不上里了,“哎呀,血!”
我马上停车,转过头去看。小雨脸色苍白,身体正费力的前倾,殷红的血顺着她的腿内侧流了下来。小雨尽力的不让血流到车子坐位上,但是这么狭小的空间,血还是流到了坐位上。
“小雨,别管了,坐好。你怎么了?没事吧,我现在送你去医院。”我慌了,如果小雨是大出血,我不知道我能不能保证安全把小雨送到医院。

现在想来斗牛士的斗篷为什么是红色的,那是有道理的。因为红色可以激起一种亢奋的兽性,可以让人失去理智。在那个时候刹车对我来说已经是一个多余的装置了。别克如同放肆的野马在去医院的道路上撒野,我将精神集中到了极限。生平第一次让我面对红灯的时候是如此的无奈去踩刹车,看着红灯的计时我的心情也越来越烦躁。
“小雨,小雨!”我不停的大声叫她。
“恩……”小雨的声音很虚。
“你,你别吓唬我啊!有事没事和我说句话!”我已经完全不知所措了。
咔嚓,旁边的道路隐蔽处有光闪了一下。我冷笑,拍吧,我今天就超速!
到医院的时候小雨已经蜷缩在后排坐位上了,大滴的冷汗将她前额的头发并拢起来,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快!医生!护士!担架!”我抱起小雨就冲向大堂,我感觉有点虚脱了。
“哥……很痛,小腹……”小雨的手抓的我后背好痛。
不理会旁人诧异的目光,我抱起小雨就往楼上跑,几名护士紧跟在我后面。到妇科一层的时候我已经感觉腿快支撑不住了。我靠在墙上,紧紧的抱住小雨。
“小雨,我们……快到了,你再……支持一会。”我大口喘着粗气,但是我知道我已经没有力气再挪动位置了。
后面跟来的护士想从我这里把小雨抬进妇科,但是小雨拼命抓住我,不让护士拉她。那时候的感觉很奇怪,我感觉整个身体都是僵硬的,而思维却很清晰。我有个错觉,似乎小雨会在我怀里就这样死去。

“快,放上来!”担架车来了。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我把小雨放到了担架车上。然后一手扶墙,人蹲在了地上。看着担架车推去的方向,我觉得小雨的生命已经被老天舍弃,那种感觉很强烈。
“是……大出血么?”跟我跑上来的护士毕竟是女同志,也和我一样在旁边喘气。
“恩……”我麻木的回答。刹那间,我感觉到心灰意冷,“我去办手续……”
回到车上,看到车子的后排坐位上有很大一片血,小雨的手袋掉落在位子下面,手袋上也有点血,我用力擦,可是血已经凝固了。打开小雨的手袋,首先看到的是一双丝袜,用一只一次性手套包裹着,那是小雨昨天手术后擦床单的袜子。不知道为什么,我又想到了当时的情景。
小雨……你还没有洗袜子……哥我不会洗……一滴眼泪居然不争气的从眼角泻下。
在丝袜的下面有小雨的病历,看着上面写着“陈禹”,我感到熟悉而又陌生。我知道大出血意味着什么,小雨娇弱的身体又有多少血可以留,我万念俱灰。

 楼主| 发表于 2005-12-15 21: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妇科是有专门的手术室的,手术室的外面有各隔离区,隔离区上面的红灯已经亮了,我是看着小雨被推进这个房间的。我坐在外面盯着那刺眼的红灯,不知道我再次看到小雨的时候她会是怎么样的,倒是是否还是活体……我真的不敢想下去了。楼道的这段特别安静,椅子上就看到我一个人坐在那里,而楼道的那段就是昨天小雨手术的地方,是妇科会诊和一个内室,今天还是有很多女孩子来,又有多少女孩子要在这里结束她们肚子里的小生命。她们会不会象小雨那样承受如此大的痛苦?她们的男人来了么?
乱七八糟的问题在我头上乱转,我站起来,找到楼梯口的窗子,点起了烟。其实那时候抽烟是没有感觉的,只是一种动作,一种计算时间的动作。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而我脚下的烟蒂也越来越多。我感觉时间是静止的,希望能让我快点知道小雨的情况,却又害怕知道结果。我突然想到了小雨的亲人,她的父母,如果小雨就这样走了,那她的家人该承受怎么样的痛,而小雨从来没有向我说起她的家人。又想到黄毛,那没有人性的家伙,要是没有他,小雨也不至于到今天这个样子。
“陈禹家人,陈禹家人在不在?”里面传来医生的声音。
我推开楼梯的门,看到一个医生站在手术室门口,大口罩拉了下来,看来已经有结果了。
“我,我是。”我惊恐的望着医生的眼睛,我感觉医生的眼睛是麻木的,又或者他们看多了这样的生死伤痛。
“你……跟我来。”医生的语气平静,平静的让我发冷。
“陈禹她……”我想问,但是没有问,因为我想我猜到了答案,而这个答案的证实,我希望是很久很久以后。

医生的办公室空调温度很低,明显比外面冷很多,走进去的时候竟然打了个冷战。医生喝了口水,招呼我坐下,顺着他的意思,我坐在他的办公桌旁边的凳子上。我下意识的向后靠,突然凳子是没有靠背的,而我这个时候是多么希望有一个靠背的椅子啊。
“这个女孩子昨天刚做了流产手术,你知道么?”医生的语气平淡。
“我……我知道。”我感觉到口干舌燥,好不容易说出了这几个字。
“你是她什么人?”医生继续问道。
我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我迟疑了。看着医生凌厉的眼神,我深吸了一口气,回答:“男朋友。”
医生又喝了口茶,杯子的盖子在合上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在我听来非常的不和谐。
“唉,你要作好心理准备……”果然,答案可能就在这个时候把我的心撕裂。我感觉我快不能呼吸不能说话了。我的手用力扶住办公桌,手里小雨的病历被我拽的变了形。
“医生,能给我杯水么?”我不想这么快听到答案。作好心理准备,其实已经很明确了答案的性质。
“杯子在那边,你自己倒吧。唉……”医生看的出来我不愿意听到结果。
倒了水后我重新坐到了办公桌边,我发现我拿杯子的手有些颤抖,不能控制。
医生见我倒了水,却没有喝水的意思:“小伙子,情绪要控制啊,先喝口水吧。”
我象接受命令一样机械的喝了口水。水是凉的,我感觉到它顺着我的嗓子一直流到了胃里。
“医生,你说吧。”我终于还是下了决心。

“你既然是她的男朋友,你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情呢?你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女朋友的身体呢?”
“我……”
“现在造成的苦果由你是要承担的。要好好骂你!昨天她做手术的时候你陪她来了么?”
“来了……”
“来了!来了你就没有听医生说要你们注意什么了!!!”医生开始不顾情面的训斥我。
“我……”我真的不知道我应该怎么说。
“我告诉你,年轻人要懂得控制自己,你作为男人要懂得保护女朋友,而不是象你这样伤害她!医生昨天一定告诉过你,你女朋友流产后的几个月内不要发生性关系。你,你们为什么不听!!!”医生的情绪开始脱离他医生的身份。
“啊!没……”我惊呆了。
“还没!还没!!!我告诉你!你女朋友可能这辈子都生不了孩子了!”
“那她……”直觉告诉我,原先我的猜测可能不对,我竟然有一丝欣慰。
“她,她,她,她什么!昨天手术后你们肯定发生过性关系!她刚做好手术,而且医生特地叮嘱你们不要房事,你们怎么就不听呢!我告诉你,女孩子流产以后生殖器是非常脆弱的,需要很长时间调养。你怎么就可以做出这种事情呢!”医生开始大声训斥。
他喝了口水继续:“你女朋友阴道有明显的伤害,子宫也有不同程度损伤。目前判断很有可能对将来的生育造成影响。如果发生感染,那就更麻烦。”
“那大出血……”现在尽管我知道小雨不是我想像的那样,生命没有危险,但是我还是想从医生的口中得到肯定的回答。
“确切的说不能算大出血,我们在她体内取出很多已经淤积的血块。基本上是原先损伤积累而成,加上一定的撕裂或者后来的疼痛导致的收缩发生出血。我们已经取了样本化验,现在希望不要有什么感染。”医生的语气恢复平静,而我也稍稍缓和。
“那医生我现在能去看她么?”转而我又是多么希望现在看到小雨,她需要亲人或者象我这样的哥哥。
“你办好手续就可以看她。”医生简单的说了句,“记住,你做男人的要做的象个男人样子,不要再做错事了!”
“恩,谢谢医生。”知道小雨暂时平安以后,我的思维能力显然有所恢复。

 楼主| 发表于 2005-12-15 21: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走出医生办公室的时候我想到了黄毛,没错,小雨骗了我,黄毛这畜生最后还是动了小雨。想到黄毛的禽兽行为,我刚刚好转的情绪又开始翻腾。
见我出来,一名护士走了过来。
“请问你是陈禹的家人么?”
“呼……”我深呼吸,“是的。”
“请你跟我来办入院手续。”
住院?我应该想到了。
看到小雨的时候她躺在病床上睡着了,脸色苍白,手上打着吊针。小雨住的病房是一个人一个房间的,那是我向医院要求的,毕竟无论从小雨病情还是情绪,都不适合和其他人住一个病房。本来这样的单人病房是比较贵的,但是只是在医院观察三天,想想也多不了多少钱。
这时候护士走了进来,把小雨的衣服和一套干净的病号服放在旁边的椅子上,告诉我病人和家属如果需要医院吃饭要先买张卡。我说不用,又问她要了个袋子,准备把小雨的衣服装起来。看到小雨裙子上已经是黑色的血渍,我还是心有余悸。我想今天我是不能回去了。

我走到病房门口,拨通了我总助同学的电话。
“喂,你给我送些现金来医院。”和他我从来不客气。
“医院?!你怎么会在医院?看你中气挺足的么!怎么,快挂了?”他就爱开玩笑,可是我没有心情和他开玩笑。
“快点来。顺便带点吃的来。”
“不开玩笑,你告诉我你怎么在医院?昨天部门的人还说你请假,我知道你昨天是去医院拿破胃药。怎么今天就在医院了?”
“我一个朋友住院,你来了和你说。”
“你还没说什么医院,还有你要吃什么?”
“昌华,就是我看胃病的地方。哦,住院部1712。吃的么,不是鲍鱼就可以了。”
“好,五十分钟后到。”
回到病房,听到小雨的手袋里面有手机的声音。拿出来一看,屏幕上的显示让我火大,上面有两颗心在动,显示来电人是黄毛,当然小雨不会写黄毛,而是——锋。
我拿着手机又回到门外。
“喂。”
“喂,哦,你是谁!”黄毛的声音听了我就想揍他,估计他很惊讶接电话的会是个男的。
“你这个畜生……”估计黄毛已经听出是我的声音了,他连忙挂断电话。
操个畜生!我低骂一句,回到了病房。小雨依然很安静的躺在病床上。
床的旁边是一张三人坐的沙发,我又饿又累,本想出去吃饭,又怕小雨在我吃饭的时候醒来。两天内两次躺在手术台上的感觉一般人是无法想像的,但病人的心情却是可以理解的,尤其象小雨这样。所以我决定还是在病房里陪她。我蜷缩在沙发上,不知不觉居然睡着了。

我是被我同学叫醒的,坐起来示意他坐,看到他手里的食物才发现自己饿极了。
“喂,这怎么回事情啊?她是谁?”
“一个朋友。”我打开袋子,发现里面是肯德基的快餐,“你怎么给我带这些垃圾食品啊!没营养的!”
“还垃圾食品,你平时吃的泡面就有营养啊!”确实,在学校的时候他就知道我这个爱好了,“快吃,吃了和我说怎么回事情。对了,有没有烟,刚出来急了没带烟。”
我把香烟扔给他他马上就躲到门外的楼道口顶瘾去了。
这小子考虑的还周到,我说医院不是我一个人,他就带了两人份的食物。但是我一个人就狼吞虎咽了一人半的分量。汉堡鸡腿下肚,我边坐在那里喝喝可乐吃吃薯条,眼睛却看着小雨安详的脸庞。想起原先以为小雨大出血有生命危险,而现在好好的躺在我面前,那种心理的落差真让人受不了。
“呀,看来是饿坏了呢。都消灭了呢!”同学满足的从外面进来,估计这小子起码抽了两根。
他走到小雨床头:“哦~小姑娘很漂亮啊!恩,脸色不好,生什么病了?”
我花了近二十分钟时间和他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他妈的,贱人黄毛,被老子看到不打死他才怪。”他义愤填膺,“唉,这女孩子还真可怜,我替她不值!”
我这个同学虽然有纨绔子弟的一些劣性,但是在是非面前还是很理的清的。
“小子,看不出你还很有爱心么!我在学校里怎么没发现你支援我菜票啊?人家可还是学生啊,你的爱心不要有什么私心。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你以为我是你啊,呶,这里有她换下来的衣服,我没时间洗,你要不要帮着拿回去洗啊?漂亮女孩子……你就知道看别人漂亮不漂亮!”
“别了,我拿回去还不被老婆打死!你别让我做床头柜!”同学装出惊恐万分的样子,“呶,这里有5000块钱,先拿去。有什么需要再和我说。”
“其他需要没有,有一个需要,你帮我洗车。”顺势我把车钥匙抛给了他。
“不会吧,还要我做苦力……”同学装出痛苦样子,很无奈的把他车子的钥匙给我,“我亏大了……”
“对了,你把我后备箱里的东西放到你车子的后备箱。”我又把他车钥匙递给他。
同学来了个昏厥状:“臭小子请我吃饭!”随即出去了。
五分钟后他回来了,把他车子的钥匙给我:“我去接老婆到老头子家去,你到时候给我加满油。”
“知道了,我后天如果晚点或者不来,你和老总说下,就当我请假。”
“知道你伟大,说真的,你应该联系下她的家人。走了,拜拜。”

 楼主| 发表于 2005-12-15 21: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总助同学走后我开始考虑他的建议,小雨的家人,小雨也没有说起过。唉,其实可以猜到,这样的事情小雨是一定不会告诉她的家人的。不要说我没有办法联系到她的家人,就算有办法也要顾及小雨的感受。
我不敢再睡觉了,因为刚才我睡着差点忘记叫护士换吊针瓶了,还好第一瓶比较大,到现在还没有完。接下来还有两个小瓶,我还是不睡了。
在挂到第二瓶一半的时候小雨醒了。她一睁开眼睛就开始左右张望,看到我就在旁边看着她微笑,她才放宽心。
“小雨,感觉怎么样?还疼么?”
“好多了,前面吓到你了吧……”
“呵呵,是很吓人,不过医生说问题不是很严重。恩,对了,你可能要在这里住上两天,观察观察。”我想这个时候有些事情还是不告诉小雨的好。
“那要到礼拜一啊……我还要上课呢。”小雨自言自语。
“上课?哦,没关系的,到时候我帮你请假,或者你打个电话让你同学帮你请假。”
“也只能这样了……”小雨开始沉默。
“哥……”半分钟后小雨叫我。
“恩?”
“对不起,是我骗了你……”小雨不敢看我,“那天我……我……,他力气太大了……”
“别说了,小雨,哥知道了。”看着小雨眼眶又开始红了,我直接打断她,不让她在去回忆那痛苦的经历,“肚子饿么?要不要吃点东西?”
“我不饿,吃不下……”小雨显然还没有恢复过来。
“小雨啊,还是吃点吧,这里有肯德鸡,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如果不喜欢我给你去买些牛奶之类的。”
“不了,我吃点薯条就可以了。”
我把薯条和果汁拿给小雨,自己便出去抽烟了。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告诉小雨她这次手术后可能没有办法再生育。我想对一个女人来说,尤其她还这样年青,还是个学生,这样的后果她是否能够承受。

回2136:
1.如果小雨挂了,会带来很多麻烦和负面影响,楼主是否能抗得住?
答:抗不住,不过在那样的情况下你是否让我把小雨扔在马路上呢?
2.最初楼主是出于什么原因帮助小雨的?像同情心之类的原因就不要拿出来了,说点实际的。
答:这个问题已经回答
3.像楼主的男人为什么没有女朋友呢?
答:我没有说我没有女朋友,更没有说我没有过女朋友。只是感情这种事情相信便有,不信便没有~

回到病房的时候护士刚给小雨测了体温,我问护士如何,护士说37度多一点。
“正常。”我微笑的看着小雨。只见小雨皱了皱眉头,嘴巴微微撅了撅。
“怎么了,小雨,哪里不舒服么?”我奇怪。
“我想麻烦护士小姐……那个……我想上洗手间……”小雨小声的说。
“哈哈,要不我来帮你好了。”我估计小雨也是想了很长时间才说出来的,毕竟是女孩子,“那护士小姐就麻烦你了。”我决定暂时不把一些事情告诉小雨,我想她现在最需要的不是一些真实的结果,而是快乐的心情。
病房里面是有洗手间的,但是小雨显然身体很虚弱,我帮她穿上鞋子,由护士拿着吊瓶扶着她进去。小雨出来的时候显然轻松多了,主动问我要了剩下的半杯果汁。
见小雨有了精神,我便开始和她聊天。毕竟我不喜欢沉闷的气氛,我希望很多了解一些小雨。我们聊了很多关于她的事情,知道了她从小到大的很多事情。从聊天中我知道小雨来自一个单亲家庭,父亲在她念初中的时候下海经商却从此一去不回,在之后唯一打回来一个电话,还是小雨接到的。当小雨很兴奋的在电话里叫爸爸的时候,电话的那头却让小雨转告她妈妈,说爸爸有了新的生活,不再回来了。那时候小雨已经知道爸爸这话是什么意思了,她哭,但是她父亲并没有回心转意,在小雨哽咽的叫着“爸爸,你回来吧”的声音中挂断了电话。
小雨的妈妈原先是国家公务员,在后来的几年收入上去了,小雨家的生活开始好转。但是当小雨考上大学后,原本并不宽裕的家庭在开支上更加捉襟见肘。小雨的母亲在小雨刚开始念大二的时候因为年纪关系退居二线,收入明显减少。所以小雨每月只有500的零花钱,而这个数字在我们这个城市只能勉强生存——我是说作为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05-12-15 21:26:3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我问到小雨是否把这两天的事情和家人说的时候,小雨咬着嘴唇,很坚定的摇了摇头。我想这虽然有小雨认为这事情不光彩的成分,但是更多的是不想让她妈妈担心吧。既然小雨决定了,我也就不好再说下去。
突然想到黄毛给小雨打过电话,就把经过和小雨说了。小雨一听到黄毛,神情一黯。开始和我讲述她和锋的事情。
小雨刚进大学的时候就引起了他们学校男生的注意,黄毛也是其中一个。当时小雨的寝室经常有人打骚扰电话。当然和小雨一个寝室的另外一个女孩子也是众多男生追逐的对象。他们学院戏称小雨他们寝室是新生中的美女寝室。后来小雨和另外那个漂亮的女孩子进了学院的学生会,小雨进了文艺部而另外的女孩子进了外联部。几个月以后小雨的室友便被外校的学生会主席弄上了手,之后不小心怀孕了。这件事情对小雨触动很大,于是小雨决心在大学不谈恋爱。
但是老天总是爱作弄人的。在小雨退出学生会的那一学期,学校抽调各学院学生会文艺部成员到学校学生会组织一次全校性的汇演。当时是学院学生会文艺部副部长的小雨被学院学生会派到校学生会协助组织这次汇演。这里要说明的一点,本来文艺部长应该是小雨,但就是因为小雨对学生会,尤其是里面的男生坚持保持距离,而又有一个女孩子媚了当时的学生会主席,所以小雨只能是副部长。在那次汇演过程中由于小雨的能力出色,所以被校学生会副主席看上了,这也招到了其他女孩子的嫉妒。在小雨多次拒绝校学生会副主席的追求后,那个男孩子利用一些权利决定把小雨负责的节目撤掉。那时候小雨觉得他做的很过分,于是和他吵了起来,而当时周围的很多女孩子都帮着那个副主席。小雨只能委屈的哭了。她无法面对连周末时间都用在排练上的节目里的同学,于是向学院提出了辞职。后来学院将学院文艺部部长派过去顶替小雨的工作,但最终小雨负责的节目还是被撤掉了。小雨用她一个半月的生活费请了节目人员吃饭道歉。在那次吃饭上小雨第一次喝醉了,她不停的哭,引来了和朋友一起吃饭的锋的注意。

在南方的城市,那里的大学500元一个月只能勉强过活
这点我想很多在南方念书的学生都是有体会的
女孩子则还需要买衣服等,开销更大
至于小雨,请大家不要认为只有她母亲供养她所以很穷
小雨家条件并不差,只是没有积蓄而已

国际惯例,先回帖~
回2403:我记得当时因为要过端午还是什么节日,而这个节日不是在周末,所以据说很多学生都礼拜五就走了,权且当作和家人一起度过那个节日。大家可以差一下,我记得好像是端午。可惜我这里已经没有去年的台历了。
回2426:在我们这个城市,现在的大学生念大学的生活费一般500是起码的。我这里给你算一下:
男生:早饭1.5元,中饭5元,晚饭5元,所以一个月吃饭起码需要345元。平时出去交通费(不打车)按一趟4元计算,10趟就40元。宵夜水果饮料算一个月100元。电话费50元是要的。如果再聚餐或者要抽烟的,那一个月根本不够。
女生:早饭1元,中饭4元,晚饭4元,一个月吃饭需要270元。交通费用也按照40元计算。宵夜水果饮料一般要比男生多写,尤其是水果方面,算120元。女生少不了shopping,节省点一个月100元,这里已经不包括化妆品。加上电话费的50元。其实女孩子免不了是要买衣服的,而且日用品也是需要的,因此女孩子的500块更不够花。
关于小雨妈妈的问题我是相信的,因为小雨妈妈的年纪已经比较大了,而从小雨对她的描述应该是享受一定领导级别待遇,但不在领导岗位,这么一个情况,如果是这样,那应该是有退居二线之说。
大学的黑暗,太黑。
方便面偶是喜欢的,尤其现在有了干拌面,呵呵,味道还是不错的,兄弟你什么时候来偶请你吃~
回2484:任何人都不是完美的,包括你我。两个人在一起是要多包容多谅解,有什么事情就和对方说,说明白了也就知道了。
回2541:现实就是这样,人并不都想你一样的理智,否则就不需要法律了。
回2557:为什么我每次来的时候都能看到类似你这样的发言呢?看来mop的太监帖子真的毒害了一代mopers。
回2560:恭喜,你的水平已经可以出书了,而我,只能按照记忆平白的描述。
回2564:今天你就应该可以看到你想知道的答案了。
回2623:你说出了问题的一部分。
回2636:如果你是25岁不到,那我同意你的观点;否则你的结论会让我感到有点嫩。抱歉,实话实说了。
回2658:当我拿出几百块钱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有这样的故事,那只是一次简单的垫付,而且说了垫付就是要别人还的。我不是圣人,钱也是我辛苦赚来的。
大学里的恋爱性的需要是一方面的,更多的是因为大学学习可以是自由的,没有太大的压力,另一方面很多人恋爱是希望有一个可以依靠或者释放自己感情的对象。女学生看中的男生一般只要个子和长相,至于钱,则相对社会来说成分少多了。当然个子长相一般,有钱的话估计在大学里面还是很受欢迎的。


 楼主| 发表于 2005-12-15 21:3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锋和小雨是同一个学院的,比小雨高一级。他也和很多男生一样往小雨寝室打过电话,但被多次拒绝以后也就不在骚扰。那天他在知道小雨的情况后,就在他们吃饭还没有结束的时候把小雨带回了学校,当时黄毛给小雨垫付了那顿饭钱,但是后来小雨还是还了给他。过了几天后校学生会的副主席被黄毛打了,这点我也猜到了。一个星期后学校给了黄毛一个处分,在处分下来的那一天,小雨第一次给男生因为学习和工作以外的事情打电话。小雨问室友借了两百块钱请黄毛吃了顿饭。其实那时候的黄毛并没有暴露本性,在小雨请他吃了饭以后也没有主动给小雨打电话。原以为事情也就这样结束了,可是酿成今天小雨这样的苦果症结才刚刚开始。
由于小雨把钱还给了黄毛,所以接下来的一个月小雨连自己的吃饭都成问题。而小雨也没有把这个事情和她母亲说,她只能每天吃很少的东西。有一次小雨在食堂吃饭,碰到了黄毛,看到小雨打的饭菜,和黄毛一起的男生戏称小雨这么注意身材,而黄毛并不是一个很笨的人。于是在那天晚上黄毛给小雨寝室打了电话,当时小雨不在,黄毛就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并问小雨的手机。小雨的室友是知道黄毛为小雨出头而被处分的事情的,所以也就把小雨的手机号码告诉了黄毛。小雨接到黄毛的电话自然很惊讶,得知黄毛想请小雨吃饭的时候小雨还是拒绝了。黄毛说只是在学校食堂,而且他知道小雨的钱不是很多,就当学长照顾学妹,等小雨有钱了可以请回去。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黄毛经常到小雨楼下等她吃饭,在女生楼下等女生吃饭的男生是很多的,有的在帮女朋友打水,女生楼下几乎成了劳动力市场。黄毛开始等小雨吃饭,有几次被小雨拒绝了,后来黄毛有意无意的在楼下总是宣扬说小雨借了他一笔钱,帮了他的忙,所以打算请小雨吃一个月的饭,而且每次吃饭的时候黄毛都保持学长的风范,没有一点暧昧的关系。一段时间下来小雨竟也习惯了吃饭的时候有黄毛坐在她的对面,和她将他大学里面的事情以及男生之间的事情。

一个月后,黄毛的父母来这个城市看黄毛,给黄毛拿了很多水果和食物。黄毛拿了一篮的杨梅和一大袋的零食给了小雨,让小雨在寝室里面分着吃。往往男生的一些举动让女生周围的人觉得他是好人的时候,很多话也就说了。从那以后小雨寝室的人经常和小雨谈论黄毛,并说黄毛虽然长相一般,但是人很好,家庭情况也不错,让小雨考虑一下,而小雨则一直坚持黄毛只是一个比较谈的来的学长。虽然这样说,但是黄毛之后找小雨一起吃饭,小雨总是不拒绝的,小雨也把很多事情告诉了黄毛。
在之后的某一天,黄毛很平静的告诉小雨他喜欢上了小雨这个学妹,这是在小雨的意料之中,但是还是一下子很难接受。看到小雨不说话,黄毛继续告诉小雨,他这并不是要求小雨做些什么,只是告诉小雨他心里的想法,如果小雨觉得不合适,以后可以继续把他当成学长,甚至可以再也不理会他。
有时候女孩子的心理是很奇怪的,也就是黄毛这样说了,小雨在之后的几天里还是接黄毛的电话,和黄毛一起吃饭,在那时候所有的人都认为小雨是黄毛的女朋友,而黄毛也总是笑笑。在小雨大二的第一个学期快结束的那段时间,黄毛带小雨去了这个城市很多小雨没有去过的地方,而小雨也沉浸在这样微妙的关系中。在那个考试结束的一个晚上,黄毛约小雨去散步。在一个公园里,黄毛抓住了小雨的手,小雨感觉到黄毛的手是发颤的。黄毛问小雨是否愿意做他的女朋友,小雨沉默,但手却没有抽回去的意思。在那样的环境下,黄毛吻了小雨,他们的恋爱就在小雨的沉默中开始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文字版|手机版|小黑屋|襄阳城

GMT+8, 2019-6-26 20:4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