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城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襄阳城 首页 社会民生 查看内容

从街舞冠军到培训学校校长 苏周:舞出新天地

2017-4-13 16:03| 发布者: 襄阳王| 查看: 2794| 评论: 0

摘要: 他曾经是湖北省高校街舞冠军、拿过全国街舞比赛金牌;为了跳舞,他放弃了公务员面试的机会,被父母拒之门外半年之久;他用借来的5万元作为创业起步资金,艰难地走出第一步……如今,他带领着10个人的团队,为街舞被 ...

苏周夫妇因舞结缘,图为两人参加比赛

街舞课堂一

□全媒体记者曲慧/文 邓皓瀚/摄

他曾经是湖北省高校街舞冠军、拿过全国街舞比赛金牌;为了跳舞,他放弃了公务员面试的机会,被父母拒之门外半年之久;他用借来的5万元作为创业起步资金,艰难地走出第一步……如今,他带领着10个人的团队,为街舞被更多人认识和喜爱而继续努力——

倾尽全力,只为那方舞台

今年29岁的苏周,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的是刑事司法专业,如今他是一所街舞培训学校的校长。

苏周自幼喜爱舞蹈,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报到后,家里给了他一个学期6500元的生活费,他却只留下2000元,剩下的4500元全部拿去报名学街舞。

大一的课程比较少,学习相对轻松,苏周便有时间在武汉当地的一所街舞培训学校学习。武汉本地人对街舞的认识比较早,学街舞的人也比较多。苏周暗下决心,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一定要让同学、老师们认可自己。

每天他最早到校、最晚离开,拼命的练习让他的舞技突飞猛进。很快,老师对他另眼相看,推荐他参加湖北省高校街舞争霸赛,他连拿三座冠军奖杯。

2008年起,苏周在舞蹈学校开始了自己的助教生涯,虽然每月只有800元工资,但他不再向父母要生活费了。从助教升职为正式老师后,苏周想在家乡开办一所自己的舞蹈学校,可从事教育管理工作的父母却坚决反对。“以前,人们对街舞有一种错误的认识,觉得它是街头文化,上不了台面,包括我的父母,也曾经认为跳街舞不是正途。”苏周告诉记者,按父母的意思,他应该去专业对口的司法部门工作,而他却向往闪亮的舞台和汗流浃背的感觉。两代人的分歧就这样逐渐加大。

2009年10月,在校期间已经通过国家司法考试的苏周报考了国家公务员考试,他考的是西安铁路公安局,并接到了面试通知。这时他却告诉父母:“你们要我考的,我已经考过了,证明我有这个能力,接下来,该我走自己的路了。”

创办学校,个中苦楚只自知

从2009年7月底到2010年春节,伤心的父母不愿意与儿子交谈,甚至不许他进家门。

2010年,苏周大学毕业,没有创业资金,他向武汉一家服饰公司借了5万元,这笔钱不用还,也不用付利息,但苏周创业头两年的利润,对方要抽走六成,苏周把这个协议戏称为“卖身契”。

就这样,苏周的第一家街舞培训学校在湖北文理学院商业街创办,取名“DF”(意为Dance Family)。

虽然学校只有60平米,但受到了大学生的欢迎。第一年的收入就达到了20万元,第二年增至25万元,但还完债之后,苏周没挣到多少钱。

2014年,苏周在襄城北街新开了第二家店——“舞极限”,这次的面积达到了220多平米,可问题接踵而至。“大学生们的消费观念、消费能力都比较一致,加上都是年轻人,沟通起来也比较容易。但在市区开店就不一样了,客户的需求各式各样,消费观念也大不相同。”苏周坦言,直到2015年,北街这家新店一直经营惨淡,招不来人,靠老店的收入支撑着。

其间,街舞老师陆续离开,学校岌岌可危。眼看着同学们在各地创办培训学校都做得风生水起,自认为不比他们差的苏周下决心要找到原因。“学校只有双休日上课,我就从周一出门学习,直到周五回来,每个星期如此。”这五天里,苏周到各地的培训学校“取经”,还参加了各种营销、管理培训班,半年参加了近20场培训。通过培训和实践,他学到了领导力、团队打造、营销运营、组织架构等各方面的知识。“印象最深的是2015年4月,我参加了杭州的一次企业家峰会,门票是每张2.98万元,王石的助理也参加了这次交流培训。”

苏周说:“后来我才明白,创办培训学校,光是舞跳得好、教得好没有用,重要的是打造团队和科学管理。”

建设团队,打造教育培训生态圈

“随着时代的发展,街舞已逐渐被许多年轻父母所接受。它就是一种舞蹈,由各种走、跑、跳组合而成,既能提高人体协调能力,又极富个人表现力和感染力。”苏周解释,街舞分很多种,他最擅长的是机械舞(Poppin)。

这些年来,苏周没有放弃对街舞的执着:2015年,他参加了“Bat-tle Machine”全国街舞挑战赛,荣获 机 械 舞 冠 军 ,在“BoogleDance”全国街舞精英赛中再获机械舞冠军;2016年,他在“决战武当之巅”全国街舞挑战赛获机械舞冠军;在“决战长坂”全国街舞挑战赛中,他获得freestyle 2VS2冠军。“一个人行不算数,关键是要一群人行。”苏周现在的团队,除了舞蹈专业,每个人都要学习少儿教育心理学等相关知识。学校把单纯教跳舞转变为以培优教育为核心,帮助家长让孩子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舞极限”已有固定学员400多人,去年开始,学校创编了一套街舞课间操,并逐渐在襄城区两所小学推广。

现在的苏周,每天除了培训学校的日常工作,更多时间是在和同行研究如何拧成一股绳,把舞蹈培训产业做大做强。“青少年对教育培训的需求越来越大,想单凭一所学校独占市场是不可能的,只有共同发展,让这个圈子良性循环,大家才能抱团成长。”“因为热爱,所以坚持;因为有目标,所以才能走得更远。”现在,苏周正在筹办“辣妈街舞培训班”,让更多的成年人走进街舞世界。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QQ| 小黑屋| 手机版| 文字版| 襄阳城

GMT+8, 2018-9-24 07:24

Powered by 襄阳城XYcity

CopyRight © 2004-2018 XYcity.cn

返回顶部